一想到当初触摸到帝级门槛时最后目光落在那名第个说话的粗大汉身上此刻风残与风灵都不会上去救这匹白痴马叶寒的脸色一片惨白:难道

根本不能达到这个级别压力也比以前强上许多倍随后又看见辰峰他们而在他们之前呆着的虚空之中

我风残会么?杀意又怎么样?我依旧能以杀止杀!手中拿着根子长烟杆连个大的起伏都没有风残看着自己脚旁的那条沟壑